細數起來,香港每月開幕展覽,大大小小可以有近百個。花多眼亂,應該看哪一個好?

主場新聞從今周開始,逢周六為你推介五個本地優秀展覽。

當然,藝術這回事,就好像雲吞麵,說到底還是看你個人口味的。因此,下列推薦只供參考,寫出來的最大目的,是諸君有日可對此一笑置之,但憑自己心意行事。好,那麼,開波。

疫年日志:恐懼、鬼魂、叛軍、沙士、哥哥和香港的故事

Lam Qua Portrait no 48.Yang Kang, 1830-1850. Oil painting. Courtesy Yale University, Harvey Cushing/John Hay Whitney Medical Library.

Lam Qua Portrait no 48.Yang Kang, 1830-1850. Oil painting. Courtesy Yale University, Harvey Cushing/John Hay Whitney Medical Library.

藝術家:艾未未、Bernd Behr、洛楓、陳翊朗、陳瀅如、George Chinnery、Megan Cope、董啟章、Larry Feign、洪子健、Irene Kopelman、黎清妍、林官、李傑、Len Lye、馬六明、Fionnuala McHugh、Moe Satt、白雙全、Para/Site 藝評班2003、Lygia Pape、Apichatpong、Weerasethakul、Adrian Wong、Ming Wong、楊秀卓、楊嘉輝、胡恩威、林奕華
主辦單位:Para Site 藝術空間
展覽場地及日期:
Para Site藝術空間:2013年5月17日至7月20日
上環文娛中心展覽廳:2013年5月17日至26日
網址:www.para-site.org.hk
Lygia Pape 戶外行為藝術展演 Divisor
5月17日下午3時至5時,中環遮打道
5月25日下午3時至5時,金鐘添馬公園

SARS 十年,哥歌逝世十年。報章雜誌上,回顧報道很多,然而藝術也有藝術的回顧辦法,而這種辦法的效果,與新聞報道最大分別,或許在於藝術可以虛構,而虛構往往比真實更真實,所以我建議你看這個展覽。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Para Site 。作為一所非牟利藝術空間,他們的自由度要比商業畫廊大得多。展覽基本上從不曾讓我失望(當然即便讓我失望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從下面的介紹,看它如何把 SARS 的討論延伸到1894年的鼠疫、歐美反華恐慌,你會發現優秀的策展魅力何在。

Para Site 藝術空間呈獻「疫年日誌:恐懼、鬼魂、叛亂、沙士、哥哥和香港的故事」。展覽以2003年春天影響香港的事件為起點,追溯不同的敘事角度、歷史背景,以至這些事件對香港和世界當代文化和政治的影響。

香港有著一段疫病的主觀內在歷史,在殖民時代作為「疫埠」的種種再現 ── 被自然、疾病和東方生活習慣所沾染的土地需被征服, 從而變得更健康、更現代和更有利可圖。1894年,就在 Para Site 藝術空間現址附近,香港爆發鼠疫,這些敘述角度就隨著確認鼠疫桿菌而進入高潮。是次發現產生一種對鼠疫和亞洲的曖昧聯想,並加劇當時歐美的「黃禍」反華恐慌。在香港,對病原體的恐懼一直跟對他者的恐懼互相呼應,檢疫隔離反映著排斥,而流行病學上的污染、種族污染和文化污染都使用同一種語言。

2003年,沙士爆發。當香港淪為近年最嚴重的空氣傳染病的震央時,整個城市史無前例地完全停止運作,隔離地段裡人與人之間亦分崩離析,兩者卻導致香港市民在政治意識上意想不到的轉變。疫病過後,不少人馬上走出來,抗議北京要求香港就「國家安全法」即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這直接導致該法案的擱置,更重要的是,此事令一個積極進取的政治社群開始崛起。自此之後,「政治冷感、失去靈魂、實事求是的商業中心」就不再能夠準確描寫香港的整個面貌了。

另一件事卻不甚光彩:沙士過後,為舒緩由疫病所造成的經濟危機,遂首次出現內地公民以個人簽證訪港的政策,簡稱「自由行」。這造成城市身份的另一個主要轉變,亦改變了香港與中國內地之間的關係。以往疫病的醫學名詞和意象,例如破壞健康社會的病原體或搶購配方奶粉的蝗蟲,被用來形容在香港湧現的內地人。一場疫症再次成為偏執和仇恨的佈景板,但有別於一百年前鼠疫為患的年代,對中國人龐大人口和不文明習慣的恐懼,不再是自滿的歐洲人,而是來自這群中國人的同胞。這種本質上的「仇外」心態,成為深圳河兩岸關係的一個決定性因素,亦吊詭地令民主運動(及反北京)的討論,以及在沙士危機堀起後重獲生機的社運變得更為複雜。

這些香港人身份的自相矛盾和模棱兩可,正正在「哥哥」張國榮身上反映出來。張氏是一位演員和歌手,更是相當重要的偶像人物。沙士危機的高潮期間,他在香港中環的香港文華東方酒店跳樓自殺。那是近年最黑暗的時代裡最黑暗的時刻,他的逝世震驚全港,令很多香港人不顧健康警示,親身出席其葬禮。儘管哥哥是一名同志,亦往往特立獨行,他的一生和演藝事業打造出一種對香港文化的強烈認同感。他一人千面的演技,體現(亦無疑增強)香港在回歸前後數十年裡面面俱到的自我形象。逝者已矣,音容宛在,他的影響力將會持續下去。

是次展覽旨在瀏覽各自表述卻又互有關聯的敘事角度,並藉著展出本地和國際藝術家的作品,以及流行文化的文物和檔案,為一個有關香港近代史的批判討論作出貢獻。展覽由 CosminCostinas 及 Inti Guerrero 策展。

《射爆香港》盧樂謙個人展覽

藝術家:盧樂謙
主辦:百呎公園
日期:五月七日至五月二十日
地點︰上環皇后大道中222號啟煌商業大廈LG4/F 2室實現會社
網址:100ftpark.wordpress.com

將要參加威尼斯雙年展的本地藝術家李傑有一句名言:「每朝睇完新聞想殺人」。

舉腳贊成。今晚看完「行會勒令所有政策需評估大陸反應」才睡覺、明早起身明明天朗氣清,卻又來「曾偉雄:通緝一年未拉人 為免擾陳玉峰同事」,那只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是我殺人,就是我自殺(警察請勿視之為恐嚇,兩年後說曾經通緝過我)。

或者你可以選擇學盧樂謙那樣,射爆香港。

近年來香港的市區發展及舊區重建計劃把社區面貌弄得不堪入目,新落成的豪宅於舊區內格格不入,亳無格調,沒有絲毫人的氣息,而香港僅有的鄉郊原野亦恐淪為發展豪宅的土地。

盧樂謙對當下市區的變化極為不滿,巴不得親手把奇形怪狀的高樓大廈摧毀,移為平地,還市民一片樂土。盧樂謙透過是次裝置作品發洩他的憤怒,在構思過程中,他亦重新思考何謂破壞、何謂建設,及兩者由誰去界定。

盧樂謙利用廁紙築起如海市蜃樓的城市,於展覽開幕當晚會以水槍射向紙製的大廈,溶掉的紙漿如泥土堆積成土地和山丘。歡迎觀眾參與創作,與藝術家一同發洩對現況的不滿。W

藝想天開︰啟迪潛能之旅

島嶼上發生的事,林東鵬,塑膠彩、炭筆、鉛筆、比例模型及木製玩具,2013

島嶼上發生的事,林東鵬,塑膠彩、炭筆、鉛筆、比例模型及木製玩具,2013

藝術家:張瀚謙、鄭嘉偉、朱力行、朱國勇、馮力仁、林妙玲、林東鵬、李美娟、龍向榮、曾永璋、謝錦榮、尹泰尉、黃德明、王天仁、楊禮豪、易達華
展覽單位:香港文化博物館
日期:五月十二日至九月二十三日
網址:http://hk.heritage.museum

如果你係細路,我要推介你;如果你有細路,我都要推介你;如果你有一顆細路的心,我更要推介你!

本文見街之際,展覽仍未開幕。到底是否好玩,老實說我無法拍心口做保證。然而當我在網上看到王天仁的「木卡板遊樂園」草圖,或者林東鵬的「島嶼上發生的事」,驀然回首,原來那人(還很年輕的自己)還在燈火闌珊處。

希望你也看見自己的赤子之心,並得以把它打開。祝開心!

這個展覽的概念是建基於美國心理學家霍華德‧加納對兒童多元智能發展的理論。我們希望透過互動性的作品,邀請小朋友及觀眾去接觸展品,並與藝術家共同創作,為他們帶來不一樣的博物館體驗。

十六位參展藝術家分別從事不同媒介的創作,包括建築、繪畫、雕塑、新媒體藝術、時裝設計、平面設計、漫畫、音樂、裝置及插畫等。他們各自以不同的創作方式,為觀眾打造一個活潑互動的藝術空間,展開啟迪多元智能之旅。

一天四十四個日落

藝術家:馬文
畫廊:Hanart TZ Gallery
日期:五月十五日至七月十三日
網址:http://www.hanart.com

「你知道,人們在傷心的時候特別喜歡看落日,我的星球很小,只要椅子往後挪一點就可以欣賞到落日,愛看幾次就看幾次;有一回,我就看了四十四次的落日…」(《小王子》)

小學時漏夜窩在床上讀小王子,一夜從頁頭讀到頁尾,讀完嗚嗚的哭;中學時重讀,又哭了一次,但哭的是另一個原因。大學時代再三。

這就是《小王子》的魅力。明明不同年齡的人,會讀到不同的東西,但讀完卻又不約而同地,想要同聲一哭。

馬文的作品,就好像這個既真實且迷離的童話故事的 relics 。教人看著就要想起,金黃色頭髮的他和曾經想要被馴養的狐狸。

狐狸說:「不錯。對我來說,你只不過是個小孩,跟其他成千成萬的小孩沒有分別,我不需要你,你也一樣不需要我。我對於你也只不過是一隻狐狸,跟成千成萬其他的狐狸一模一樣。但是,假如你馴養我,我們就彼此互相需要。你對於我將是世界上唯一的,我對於你也將是世界上唯一的……」

每天四十四個日落的靈感來自《小王子》一書。裝置是一個被水墨漆成黑色的植物所覆蓋的地球儀,每天以緩慢的速度旋轉四十四圈。

「馬文的藝術的獨特品質在於一種充滿動力的激流與能量,而不是對某一特定媒介、方法或風格的運用。她的作品的創作時間跨度約十年,涵蓋的媒介範圍極廣:繪畫、素描、錄像、場地定制裝置、行為藝術、事件藝術、設計和時裝等等:激發這些創作的靈感來源在理性的慨念、諷喻性的神話、不可預判的直覺挑畔的私人題材之間的徘徊。她的實踐不受任何理論方法的驅使,其藝術的核心關注看似近乎於一種化解對立矛盾的過程;在一定程度上,她付諸實踐的那些領域和活動範圍被我們過於簡單地稱為” 相互對立的的範圍” ,然雲辯證法並非這裡要考慮的要點,關鍵在於:過過將一般互不相關的,或未經公共檢驗的經驗範疇集合在一起,並呈現出來,藝術家為我們創造出了嶄新的意義空間。」 (《轉譯中的重構 -關於馬文的早期創作的思考》大衛 • 艾立奧特)

一天

藝術家:鄭淑宜、賴雅如、梁靜雯
主辦單位:Red Elation Gallery
日期:五月十六日至六月二十六日
網址:www.redelation.com

或許這樣說很失禮,但如果問這三位女生作品的共通點,那我會說是「少女味」。無論是鄭淑宜的招牌布料雕塑,還是梁靜雯畫上的人、賴雅如畫中的花,都帶有一種鮮艷卻不失柔和的色調,就好像掛著微笑的大叔在遊樂場賣的綿花糖。

最近天氣非常不穩。早上出太陽,傍晚天空一個變臉,便下傾盆大雨。兩天前我沒有傘,只能冒雨排隊等小巴。右手提著沉甸甸的袋,左手──人有時就喜歡做無意義的反抗──擱在頭頂上遮雨。

排後面的阿伯忽然生氣起來,臉色鐵青,怒髮衝冠地道:「喂!企埋D啦!」說完,把手上的傘一伸過來。

看梁靜雯的《隨風帶勁》(封面圖片),我想起這件事。

紅彩畫廊呈獻三位本地女藝術家 鄭淑宜, 賴雅如 及 梁靜雯 的聯展《一天…》,以一系列繪畫及雕塑作品向觀眾訴說這個城市的故事及夢想。藝術家以敏銳的觀察,將日常生活的事物、難忘的時刻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轉化為創作主題,以藝術來寄望一天將愛、歡樂、色彩與幻想注滿這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