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2日
梁文道

梁文道

讀書人,媒體人,鳳凰衛視評論員,馬來西亞、中國大陸及香港等地多份報刊專欄作者。

Instagram 圖片
梁文道

酒吧與球場的情敵往事

就算不是曼聯球迷,也應該聽過舉世知名的「奧脫福球場」( Old Trafford)。在二十世紀初期,它曾經是全世界設施最完善最先進的球場。但曼聯最早的主場並不在奧脫福,它是 1909年才搬...

( 圖片來源:www.cando.org.au )
生活

古典民主的活化石

瑞士這個國家我去得越多,就越是覺得着迷。倒不是因為那些早已印成明信片的湖光山色,也不是因為它的名錶軍刀朱古力;而是因為它幾乎是個不可能存在的國家。這麼說,並無絲毫不敬,只是想誇張點強調它的...

資料圖片
梁文道

足球就是酒吧

久已失去泡吧的習慣,可在屬於世界盃的月份,偶爾也會興起不如進去一家酒吧坐坐的念頭,即使不點酒喝,一杯 Cider也好。這很難怪,你看滿街和足球相關的廣告,起碼有一半是來自啤酒商,它們不斷向...

國際足協網頁截圖
生活

意外

關於意外,我們首先該問的問題或許是,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意外。 例如巴西輸給德國這場慘劇,事發之時,許多人都張開了嘴,說不出話。不只是因為一個球隊居然能在短短二十分鐘之內被人攻進五球,...

資料圖片
梁文道

睇莎劇要食生蠔

每屆世界盃之後,體重都會稍有增長,這自然是消夜太多,睡眠太少,新陳代謝不良的後果。但看球要是不伴零嘴,這體驗又怎能圓滿呢?所以我依然不顧一切地熬夜,不顧一切地啃下一大堆垃圾食物,甚麼都不管...

在極限處
生活

在極限處

既然球迷都能在自己那充滿失落與淚水的經歷當中學懂失敗才是常數的人生真理,為甚麼舉國盡是球迷的巴西人又會這麼放不下六十多年前的「馬拉卡納慘案」呢?我猜,這或許是政治和意識型態的作用。因為官方...

真正香港
梁文道

真正香港

我曾經開玩笑地說,今天想在香港得到好服務的第一原則就是講好普通話,尤其是在那些高級名店。某些特別勢利的店家,從前進去要是用普通話來問事情,多半就會得到愛理不理的冷淡待遇。今天正好相反,我們...

一次失敗,就是永恒
生活

一次失敗,就是永恒

巴西最了不起的創作家羅德里格斯有句廣被傳誦的話:「每個地方都有一個不堪回首的全國災難,例如廣島核爆,我們的災難,我們的廣島,就是1950年輸給了烏拉圭」。在巴西,這場災難甚至還有一個專有名...

國足
生活

國足

儘管有不少球迷呼籲,世界盃期間最好少提中國足球。可沒辦法,看到人口不足400萬的烏拉圭,有人會想起中國13億人怎麼就湊不出一支11人的強隊;看到不是那麼喜愛足球的美國,有人會奇怪中國球迷的...

失敗是更多失敗的母親
梁文道

失敗是更多失敗的母親

有些球賽,我們關於它的記憶是由敗者決定的,例如1982年世界盃巴西對義大利的那場傳奇。因為輸掉的巴西是那麼的動人,充滿了天才,甚至直到今天還有人說它是歷來最好看的巴西隊。與我同齡的張曉舟在...

梁文道

香蕉共和國

由於美國曾經長期把拉丁美洲當作是它自家後院,所以拉美知識份子的反美傾向也就不難理解了。且試着站在馬奎斯的角度來想,那場可怕的「香蕉大屠殺」就發生在他老家,是他童年時代揮之不去的頂上陰雲,而...

現實
梁文道

現實

那些倖存下來,並且要學會和恥辱共存的人,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呢?中大學長林亦子經歷過六四屠殺現場,在他的〈北京紀行〉(收錄於《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我們在北京》)裏頭,有這麼一段見證: 「在...

一場不曾存在過的屠殺
梁文道

一場不曾存在過的屠殺

我記得,大約十年以前,全球最大的香蕉公司「 Chiquita International」曾經宣佈要為香蕉添點新意思,推出一系列會帶了其他口味的新品種香蕉。比如說一根外表平平無奇的普通香蕉...

恥辱
梁文道

恥辱

我只見過王丹一次,印象就和文字上看來的一樣,溫和而善良,所以我大概能夠理解他對柴玲的態度。當初大家傳聞柴玲貪生怕死,早早逃離廣場;王丹以親身經歷為證,憤怒地替她辯護。後來柴玲說自己原諒了殺...

資料圖片
梁文道

友直

近讀約翰.柯慈(John Maxwell Coetzee)和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的通信集《此刻》(Here and Now),兩個聰明人聊天,自然叫旁觀者愉快,一愉快,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