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3日
無謂君

無謂君

文史青年奈何錯生金融寶地 ,唯有砌圖表賣分析渡日。一載浮沉,迷途應知返。既然無無謂謂,不如說書開塾古今亂評。盛世危言者,姑妄聽之!

火爆Online教育的宏圖與「錢」途

2013-4-3 12:38:13

最近互聯網創業概念,有什麼火得過Online Education (線上教育) ?過去的一年,一筆又一筆令人咋舌的融資新聞不斷湧現,紛至遝來的資訊,著實讓人眼花繚亂。這一下中國的山寨創業家、PE、科技媒體立即興奮起來。對他們來說,這是久旱逢甘露的欣喜。面對這塊剛剛顯現雛形的線上教育大蛋糕,每個人都想從中分得一塊,於是各種線上教育公司雨後春筍般的在國內出現。鬧哄哄的搞的2012像是教育革命元年一樣。有朋友叫我總結分析一下當前狀況。向來厭惡現行教育制度的我樂得從命。就認真梳理了一下,不研究尤自可,一旦玩味發現目前模式離談「革命」雖然尚遠,但某些技術元素確已頗為完備。只是在古老的東方,照搬西方模式可能還真欠點東風。茲將淺見與有心人分享。

2012年,MOOC(線上公開大型課堂)概念大出鋒頭。例如Coursera上線四個月,就擁有了100萬用戶,吸收了逾2200萬美元的融資;從未拿過外來投資的Lynda.com的首次融資,就超過了1億美金的規模;Codecademy,推出僅72小時獲20萬用戶,獲得Index Ventures和Kleiner Perkins的1000萬美元資金注入;Udacity在創辦的首個晚上就有5000個學生註冊,迄今吸納資本2110萬美元;又以Udemy為例,兩年學員數量增長40萬,不僅在業內形成明星效應,也不斷的得到各界支持,去年該公司將融資額度刷新到1600萬。據統計,僅僅2011年,在資金蜂擁而入的美國線上教育領域,就有13.3億美元投入在線教育領域。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善於山寨的中國企業當然不甘落後,紛紛玩起「B2C」(Bring to China)的遊戲。各種科技媒體天天都在專欄介紹教育這個仿佛與科技不太沾邊的玩意。

在線教育「創新」模式的四大類型

目前主流較熱門的教育企業,大致可分以下四大類:

一是以Codecademy為代表的執業技能培訓類,主要面向的群體為身在職場或者即將步入職場,對職業技能有迫切需求,有能力支付線上學習費用的群體。

二是以Coursera為代表的MOOC,這種類型的線上教育注重資源的整合,企圖挑戰大學高等教育。

三是以iTUNES U為代表的B2C仿電商網路教育平臺,這類企業提供一個展示平臺供專業教員提供優質教育內容,訪問者按自己興趣和需要需瀏覽或下載。

四是所謂的C2C模式,基本上就是全UGC網路教育。InstaEDU就是一個典型,它提供顧客一對一開展互相輔導的形勢,營運商是純粹的中間人。

首先職業技能培訓的類型。這種類型專注於用戶的技能需求,的確可以彌補傳統教學對專業謀生的技能培養不足的問題。應當說這種模式存在有必要性,某些技術培訓確實不太適宜線下課堂模式學習,一方面因為那種統一進度學習方式無法照顧到不同層次學生的需求,另一方面為了遷就不同水準學生的進度往往費時失事。而線上教育則很好的解決了這兩個問題。但這種教育改革比較狹窄,不能算是全方位革命。

至於B2C模式的內容平臺,它更多的使命只在於把原來優質稀有的教育資源,透過大眾的挖掘,輻射到更廣大的自學人群裡去。就像TED-ED「邀請全球最佳的教師提交他們最佳課程」之類的活動,充其量只能激發鼓舞人們學習的熱情,而不能充當教育改革的藍圖。C2C就更不用說了,最多只是一個全球化的補習問功課市場。

MOOC則像在網上搭建學校一樣,要求學生集合前來聽課,只不過是各自上網,集合到一個網頁課室裡罷了。像線下的教育一樣,線上的「學校」有分門別類的課程,系統而涵蓋面廣,如Khan Academy,Coursera就是代表。有的則採用「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的理念,拋棄講課而要求學生在主題明晰後自行創造,寓教學於練習,如Udacity;還有讓學生邊走邊學,先利用2tor完成核心課程,再根據情景召集全球各地學生來到一處以配置情景校園的,如Minerva Project。MOOC的共同傾向,就是試圖突破傳統教育的藩籬,希望重塑高等教育。無論是整合名校資源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優質教育,還是改變學習模式寓教於創造,又或者線上教育與線下教育並行,都在表現出一種與傳統教育相抗衡的意圖。

當下各路人馬搖旗呐喊,在變革創新、顛覆傳統的口號下加緊和資本的配合,攻城掠地搶佔市場。但實質這些「創新」和「顛覆」的程度若何?我們不妨簡單分析一下。我們先看一下可汗學院等視頻課程的平臺。形式上看,是各種單向的短視頻,這些視頻實際上就是一些輔導材料動態顯現,骨子裡是非常傳統課堂教育,僅僅是書本文字內容的一次升級,利用新技術的一種教材轉化。使用互聯網確實能透過遠端學習把課室無限放大,但不改其為量變而非質變的本質。如果這要算教育革命的話,只能算最初萌芽期的變革吧?至於各種MOOC,採用視頻對話,圖文解說,有的還引入了情景,在之中穿插社交、討論,形式上要表面上五花八門,但撫心自問這些教學手法在傳統課堂內全部都有。因此它還是沒有能超出傳統教育的框架。但MOOC與前者不同的地方在於,它極力企圖改革傳統的教育制度,特別是試圖挑戰教育機構壟斷資質認證的霸權。這一層相當意義重大。可以說,現行的教育模式下,考試和文憑對教育的影響仍然是不容忽視。說到底筆者認為如果無法撼動傳統的認證體系,要深化教育改革甚或喚醒全民教育革命意識,無疑是緣木求魚。

「教」與「學」的失衡

在目前的線上教育重塑傳統課堂的運動中,我看到的模式的最大突破在於「學」字而不在「教」字。把稀有優良的教育資源跨地域整合,一定程度上可以激發學生學習的興趣和需求。足不出戶即能領略前沿觀點?這對本身有意願展開更深層次知識探求的優等生來說相當有吸引力!傳統填鴨教育模式存在大量的教條和僵化問題,亞洲教育最為人詬病的就是鼓勵強記,至於結論是怎麼來的則是次要的。只要「聽話」記住重點結論的,應試時一般會有一個滿意的結果。沿著這種流水線培養出來的大學生,是考試機器。放到「知識匱乏」的年代,皆為人才,但把他們放到如今「知識爆炸」的世界,那麼就只能是一知半解的庸才。因為他們沒有訓練從客觀規律中求得到創新方案的能力,重複利用知識的結論學習法,無異於一台知識的影印機,高等教育貴在讓學生瞭解知識的淵源和發展歷程,明白結論的形成方法。這種「活學」恰恰是以空泛無聊著稱的大學教育制度所欠缺的,因而線上教育不失為目前情勢下針對大學教育的一劑治標的良藥。

但在「教」的功夫方面,美式線上教育的缺陷就暴露無遺了。第一,虛擬網路,缺乏濃烈的學習氣氛,有疑問亦無法得到及時的解答釋疑,長久下去,學生容易出現懈怠心理;第二,無法刻意營造傳統課堂氣氛,學習途中隨意性過大,不利於個體紀律性的培養,長久下去,學生容易患上生活隨意散漫的習性。一項針對40000個社區的工科學生展開的最新調查顯示,相比傳統的課堂教學,學生通過線上教育所獲得的分數往往更低,他們也更容易退課。總的來說,目前的在線教育模式都不利於著重「教」學的基礎教育。基礎教育需要老師給予學生一定的強迫感,對學習氛圍實施強制性規定,例如定期檢查和講解作業,課堂上不准交頭接耳開手機等等。因為接受基礎教育的往往是未成年學生,其本身自我控制力薄弱,倘若放任線上教育模式一般自由學習,後果或許很難想像。日本2002年實施寬裕教育就是實例,其內容焦點便是刪減課程和授課時長。一經推出2004年國際學生學習評量的結果,已經表明日本學生學力大幅降低,於是寬裕教育惡評如潮,變相逼迫政府於2007年以「教育再生」之名,重開嚴厲教育的倒車。

線上教育要在亞洲有長足的發展,特別是在中日韓三國,首先面臨的是應試教育文化這座傳統包袱的大山。應試教育文化根深蒂固,積重難返。譬如在中國,眾所周知考分是衡量一切考試的標準,無論是中考還是高考,皆為拔尖服務。與考分一刀切相對應的是理所當然的應試教育。這種制度接納創新型教育產品唯一的標準是,是否能減低資源投放促成更高的考試成績。如果答案為否定,制度便拒絕。就算效果昭著還要看校長的考量,教師受制於學校的行政制度也不敢主動嘗新。學生家長就更深受考分一刀切的「毒害」,地位弱勢又缺乏足夠判斷力,至於學生則不是付款人,一般沒有話語權。

為真正的在線教育革命鋪路的當前要務

目前的學業認證標準體系也是線上教育要面臨的棘手問題。現階段的大學教育,學位是鑒定個人教育成果的「單位」,同時也是衡量學生資質最權威的文憑,學生們為了這個「文憑」,學了很多不知所謂的課程以及興趣全無的課程,拿學分,只是單純為了拿學位,這樣的認證標準體系,浪費很多學生的時間不說,還造就學生百般無奈,即「想放棄一門課程而不得,想學習另一門課程也不得」。此外,面臨工作,很多公司也會要拿「學歷」說事,學歷不高或學歷含金量不高,就會跟很多好工作失之交臂。因此筆者認為,線上教育要顛覆傳統教育,教育形式須越來越「模組化」,未來的認證若能基於課程層面上的認證,而不再拘泥於學位、某個特定大學和政府部門的一紙認定,才有發展,當然,前提是要獲得政府的認可才行。這樣,學生便可按個人興趣選擇世界上最優秀的課程,學到更有利於自身發展的知識,可以拿著新的認證標準走向社會,找到更適合自己的工作位置。另外,那些原本被大學教育拒之門外的人,在新的認證體系下,也能享有更多的教育權利。隨著iTunes University、Lynda.com、Khan Academy、edX、Ted這些線上教育平臺和項目的崛起,整個大學的社會角色也需要發生改變。這種模組化的教學模式和基於課程的認證體系的全面構建,仍有一段路要走,對於線上大學和整個社會來說,它們迫切需要確定新的學生資質認證標準體系,若能適時引進新的協力廠商認證平臺,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協力廠商認證平臺,似乎更能保證認證標準本身的「科學性」和「權威性」。

最後筆者認為,想要線上教育快速推展重塑傳統教育行業,其關鍵不在硬推在線教育,而在改革考試制度!千百年來,考試就像夢魘一樣纏繞在東亞各國無數學生家長的心頭,學習成績的重要性讓他們不敢越雷池一步。現行體制下,考試除了有評估認證學習進度的功能,更重要的是還肩負了分配社會資源的沈重使命,我們被告知只有成功通過考試這座獨木橋,才有機會向社會上層邁進。為了走一條保險的道路,學生要先衡量教育模式對於考試的增益,即線上教育模式是否能保證高分?這是一個死結。不解決,教育革命註定走不遠。看了這麼多新的在線教育模式探索,究竟考試startup是否存在變革制度的希望?當然有!不過就留待下次有機會再說。

更多作者文章閱讀http://www.facebook.com/wuweilord

發表評論

想看更多類似的內容?馬上訂閱主場新聞:

相關文章

見證 MOOC 革命:報讀全球升溫課程

主場報道

「全球升溫」這個詞彙,很多人都經常都聽到,但卻又很陌生,更甚的可能怎麼發生也不知道。不過,芝加哥大學的 David Archer 教授將會於星期一 (21/10) 在 Coursera 免費教你最基本的暖化知識。 這個名為...

韓國重現科舉考試的情況,試問考生又什麼時候脫離過現代科舉的魔爪?

考試制度的魔咒與救贖

無謂君

自小痛恨考試,少年時代因爲應試技巧拙劣,飽受應試教育之苦。乃至大學畢業後十數年,每每午夜夢魘,仍喃喃自語考試日期將至,夢醒心有餘悸,半響才知身在何處。由此可見香港A-level公開考試壓力之巨大,以及它所帶來的心靈創傷症之重,有...

社交圖譜裡隱藏的社會結構力學

無謂君

一直以來很多學者都認為社會學比經濟學離科學更遠,原因是1)理論幾乎不能靠做實驗去驗證,2)難做數學模型去計算。直至社交網路大行其道後,我們有機會看到繪製精密社交圖譜。社交網路的大數據等於忽然抛出了大量的社會學模型,現在的人終於可...

從微信被收費看中國崛起

無謂君

(原文標題為「從微信被收費門問中國憑什麼去問鼎一流大國?」現標題為編輯所加。) 微信,中國當下最熱的話題之一。無論是國內用戶、對whatsapp收費不滿的人群、國際投資者、外國媒體、競爭對手、還是運營商、以至工信部、國資委...

iphone黒船論:日本完敗移動互聯網啟示錄

無謂君

自從安倍晉三的自民黨重執政權,特別是新政府屬意黑田東彥代替白川方明出任央行行長的消息傳出後,日股無疑牛氣沖天。日經指數一洗頹風,在亞洲股市中可謂脫穎而出,好不威風。不過如果閣下去問一下很多大行、基金、經濟學家和策略師(Str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