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5日

宣傳部長劣改 反成南方報系翻身契機

2013-1-4 14:41:02

《南方周末》新年賀詞原題為《中國夢,憲政夢》,五次修改後,變成《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

《南方周末》新年賀詞原題為《中國夢,憲政夢》,五次修改後,變成《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

《南方周末》新年特刊被廣東省委宣傳部改至面目全非一事,本是南方報業集團近5年來被中共銳意整頓、自我審查風氣漸漸蝕骨入肉,南方報系被悄然陰乾的必然結果;但今次宣傳部得寸進尺,結果反激起南方記者編輯、網絡輿論以至其他媒體團結反抗,或成為南方報系不再消沉下去的轉機。

昨晚,以「南方編輯部」名義發表的一篇聲明,在新浪微博上瘋傳。

如聲明所述,週刊《南方周末》(下稱南周)的新年特刊,在經編輯簽字定稿付印後,被廣東省委宣傳部強行修改,篇篇皆為經典、較受讀者關注的南周新年賀辭更被改得面目全非。南周編輯定稿的版本由評論員戴志勇執筆,題為《中國夢,憲政夢》,意在強調落實憲政的重要性,但最終刊出的,是一篇與官方立場完全一致的文章。《明報》引述消息指,改動均是宣傳部長庹震的指示。

本報獲悉,該期特刊在策劃之初,總編黃燦多次轉述「上面的意見」,實為來自庹震的直接指示,「新年獻詞」最初版本為〈中國夢,憲政夢〉,至少被修改過5次,最後一稿原題〈夢想是我們對應然之事的承諾〉,其中呼籲憲政、民主科學、平等自由之語被刪除,被要求將標題改成〈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受民族復興的偉大夢想〉,但因太長,最終為〈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

《明報》報道

以下為聲明中稱「在頭版新增未經編輯部審定的文字」,據稱為庹震親自撰寫,內有兩個明顯錯誤:一為大禹治水的時間有誤(4000年前的傳說時代寫成2000年前的漢朝)以及將「眾志成城」誤作「成誠」。

稿件被篡改後,《南方周末》的編輯記者在微博上披露事件,要求刪去編輯署名,事件始為公眾知悉,在網上引起熱議。罕見的是,其他媒體一反平時自掃門前雪的態度,表明對南方報業的同情甚至抱打不平:《新京報》轉發南周消息時,寫上「我們守護這張報紙」、新浪網將相關報道放上頭版、東方衞視以「低級錯誤」來形容據稱是宣傳部長親筆的文字。

諷刺的是,《人民日報》的2013新年口號,卻是「新一年,我們將努力說真話」。

習李新政開明氣象幻滅

(胡春華與庹震)

今午約一點,「南周」突成為內地搜索引擎的敏感詞。在此之前,已有不少南周記者、編輯,及其他就事件發言的微博帳號被封鎖。

今次事件的眾矢之的,是去年5月空降廣東的省委宣傳部長庹震。庹震曾任北京《經濟日報》總編輯、新華社副社長,新聞觀保守,有指他南下的任務就是整頓南方報系。上年7月,北京發生雨災,造成至少77人死亡,南周本準備了長達12版的報道,詳述其中25位遇難者的背景及死因,但被當局下令撤掉其中8版,改為歌頌救災遇難的公職人員,庹震對南方報系的打壓首戰告捷。

然而,今次庹震不只逼令撤稿,更大幅改動編輯的稿件,還疑將自己寫下的百多字強加在南周的頭版,使南周編採人員及網民極度不滿。《南華早報》以「2013年第一宗重大政治醜聞」來形容事件,恰如其份;事件令很多對習近平的開明作風抱有信心的人,對政制會改革的期望幻滅,認為在官員「輕車簡從、四餸一湯」了一個多月之後,中共就急不及待打回原形,專橫的本性未移。

不過南周一事,未必需要看到北京、看到「習李新政是否一時幻像」那麼遠,因為這麼突兀的整頓不大可能是習近平下的旨;庹震雖為風眼,但其命運並不需要關心,值得注意的是新任省委書記胡春華是否與事件有關,以及他處理事件的手法。

最近接任廣東省委書記的胡春華有「小胡錦濤」之稱,被視為10年後的國家主席,但其在西藏及內蒙鎮壓異見者的經歷,令人懷疑將他調任廣東,是中央有心壓制廣東這個受香港影響、在政治上「不聽話」的經濟重鎮。胡春華在內蒙時,就遇上當地牧民示威,有海外媒體指他當時錯判形勢,把一件小事看成蒙獨,結果反使事情鬧大;若該報道屬實,則可顯示出胡春華有鐵腕壓制糾紛的傾向,廣東的自由風氣堪憂。今次事件是胡春華調任廣東以來第一個難關,胡處理今次事件的手法,可預示未來幾年廣東將面對的政治控制有多強。

不過,習李新官上任要面,事情不可能向太壞的方向發展。庹震敗走南方報系得以平反,雖然是比較理想的推測,但並非完全不可能。

外憂內患 南方報系自我審查

(721水災報道被撤稿後《南方周末》記者張育群的微博)

南方報業集團在香港素有聲名,但作為中共的眼中釘,其在內地的信譽與影響力早已大不如前,而這是官方刻意營造的效果:打壓矮化真正敢言的異見媒體,讓民眾不再信任這些報刊的新聞與觀點,同時積極改進黨媒的包裝,使它們不再顯得死板、官腔(可參見《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官媒的微博宣傳手法),吸納對南方報系失去信心的讀者,使南方報系日漸邊緣化,直至完全不成威脅。

南方報系的形象,已與「公知」掛勾──「公知」即「公共知識份子」,在內地的語境中代表盲目擁抱所謂的普世價值,對政府永遠只有不分青紅皂白的謾罵,與社會實況完全背離、自詡知識份子傲慢地侃侃而談的人。簡單來說,「公知」的意思已與「腦殘」無異。這與內地官媒刻意攻擊南方報系,將懷疑報道不實、(在中央眼中)偏頗的事件放大,打擊其公信力有關。近年,每次南方報系被宣傳部干預,網上總會出現「瞎編的報紙早該整一整」之類的聲音,且隱然有與支持聲音分庭抗禮之勢。

在損其名之外,當局當然也有實際行動配合,使南方報系的報道質素下降。

在721水災撤稿事件之後,《陽光時務》曾刊出題為《南方事變》的報道,詳細剖釋南方報系自由度的變化。報道指南方報系內部高層一直維護報系的獨立性,但在2008至2011年間一連串人事變動之後,已「被建立」出一個具實權的自我審查體系,南方的新聞自主早已蕩然無存,無力保護堅守立場的編輯記者,無法對抗來自中央的各種禁令。

南方報業的最近四年,有兩個相反的、同時發生的「成建制」趨勢:一是成建制地驅散堅守南方辦報傳統的員工,二是成建制地建設起內部約束的潛規則,兩者共同消耗南方報業的榮譽……對南方新聞榮譽的不敢堅持,會以兩個面向的邊緣化來指導實際辦報辦刊。一是像對待長平他們那樣,將代表人物邊緣化,遏制其作用;二是將審查機制擴散到報系邊緣,不留死角。

例子是2008年前後,主公司欲撤換時任《南方都市報》執行總編輯莊慎之,其時記者及評論員聯署集體請辭,可以逼高層收回成命;但2008年後,一連幾個著名評論員及新聞部主任被強迫離開、評論減少,各種河蟹,編採人員均已無力反抗。

內地有針對南方報系的禁令,有很多重大事件,都不允許南方報系採訪或報道,造成「北京上海都能報,唯獨南方不可報」的現象,加上在重大議題上,南方報系的立場往往不容於官方,會被河蟹而消失(或變得不慍不火),因此南方的新聞報道在全國讀者眼中,份量越來越輕。

而使南方報系幾近萬劫不復的,是越來越猖狂的內部審查機制。2010年之前,報社內部的自我審查至少是透明的,修改的紀錄會對編採人員公開,但現時「上面」發下的禁令,只有總編才會知道,編輯也不能查看審查員的修改紀錄。去年年初,負責審查敏感新聞的「審讀」部門甚至與校對部門合併,河蟹成為「校對」的一部份。

值得一提的是,南方報業現任總編輯張東明熱衷於激發審查機制的積極性,新聞審查官出身的他親自參與對《南方都市報》和《南方周末》的審讀,是歷屆總編輯中所未有,是內部審查機制的總負責人。

因遭受同事鄙夷,審讀員只能向上、向宣傳部尋求保護。為此,他們言聽計從,靠提高審查程度博取歡心,把社會急需的真實報道貼上「危險」的標籤,還做出告密和出賣行徑。

《南方事變》寫於去年8月,其時作者的結論是無望的,甚至推測《南方日報》會漸漸變成《大公報》之流。他沒有預料到的是今日這個局面;而這一場風波對南方報系、對內地新聞傳媒、對渴求公義與真相的內地讀者來說,到底是福是禍,尚待觀察。

 

發表評論

想看更多類似的內容?馬上訂閱主場新聞:

相關文章

華爾街日報片段翻攝畫面

南周門外 4示威者被帶走

主場報道

今天中午約有20多名市民,繼續到《南方周末》總部門外聚集,期間有4名示威市民被便衣公安捉上麵包車。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示威來到第4天,早上民眾很少,但到下午1時45分時,有3個人帶同橫額到場,隨後有民眾加入聲援,連同...

梁文道︰撐南方,即使悲劇收場

主場報道

梁文道估計,《南周》連日來反對新聞審查的抗爭已有定局,事件將以《南周》編輯要員離職作結。不過,梁呼籲香港的傳媒大眾繼續關注事件、繼續施壓,縱使今次抗爭悲劇收場,仍可為內地的媒體人累積道德力量。 《主場新聞》創辦人梁文道早前...

新浪暗撐南周

主場報道

今午,新浪天津頻道用藏頭的形式,暗暗傳達「南方周末加油」的訊息。 《南方周末》被省委宣傳部強改稿件一事,礙於內地互聯綱的「和諧」規定,網民要以委婉的方式表達意見;而負責刪除「不適宜對外公開」發言的新浪,自己也只能偷偷表明心...

經濟學人:南方事件顯中央對政改訴求焦慮

主場報道

內地媒體《南方周末》(下稱南周)被宣傳部強改新年獻辭(見另稿),引發廣泛關注,連《經濟學人》亦撰文評論南方事件,在其網站一篇題為「把媒體封口(Muzzling the media)」的評論中,《經濟學人》指新一屆領導對換屆後四方...

一位老人到場為《南方周末》獻花。廣州市民余先生攝

南周門外百人集會聲援

主場報道

位於廣州大道中289號的南方傳媒大廈門外,有百多名廣州市民聚集,向《南方周末》獻花;現場有十多名公安,但未有強硬阻止集會人士的行動。正在南方媒體大廈門外參與集會的余先生向《主場新聞》描述現場情況。 (獻於南方媒體大廈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