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1日

男人三十學游水

2012-8-17 10:10:59

廿九歲零三個月,「的起心肝」去學游水。四個月後的今日,我可以在中山紀念公園游泳池的五十米標準池,游上二十個塘。

很多人問,「嗯?原來你不懂游水?」年輕時,跟方力申和符泳同一間中學畢業;去年夏天,我差不多每個星期六都在西貢滑水;甚麼遊艇派對,我例必出席。再加上男人老狗,大家既然大膽假設,我也不必讓你們求證。實情是,浮得到在水面、死不了,但從來游不過十米。

點解?當然是「怕瘀」。

事緣小時候學游泳,已經算有小成。一天回家,老爸老媽看見我雙腳發紫,五指印清晰可見,便不讓我再學。原來那時候的所謂教練,捏著我的雙腳,吩咐伏在池邊的我踢水。踢了一晝,紫青瘀血盡皆顯現。學到的不加以練習,很快就忘記了。

一路不懂游泳,也就罷了。中六那年,十八歲了,「知衰」了。但當然「怕瘀」,才不要叫我去參加游泳班。找了個最好的朋友跟我到摩理臣山游泳池,不斷地學。呼吸、手腳都不協調,我看見我的好友教得那麼用心,我仍是學不了,於心不忍,便又放棄了。

愈大愈要臉、愈大愈「怕瘀」,舉世皆然。不懂游泳的又不只我一個,這樣的心態又陪了我好幾年。

終於,今年我決定了要去澳洲衝浪。衝浪不穿救生衣,茫茫大海,是赤手打老虎,考真功夫了。Bondi的海灘風光明媚,在那裡衝浪絕對是人生一大賞心樂事。但是要是因為不諳水性而遇溺不治,整件事情便變得很戇居、很可笑了。

我把心一横,決定豁出去報讀成人游泳班。我每次去學游泳,都只有一個目標:不要死在Bondi。直到之後每星期一次到中山紀念公園游泳池,也是生死相搏,以求生意志來彌補「怕瘀」的心理。

「怕瘀」可以讓人卻步;「怕瘀」可以令人啞口強忍;「怕瘀」可以一點一滴地侵蝕你的人生。

「怕瘀」的心態可以嚴重到一個地步,以至我就算現在學懂了游水,寫這篇文章時還是有點猶豫不決,不知道應否將此事公告天下。

Screw that.

寫這篇,是為了一個朋友S君。三十歲才學會游泳,其實沒甚麼值得好炫燿。但那晚上我跟說了出來後,同樣快三十歲的他便接著說:「其實我都不懂得游水。」於是我便想到要寫這篇出來,給他打一打氣。

S,學游水不可怕,心底裡藏匿著的那隻心魔才可怕。今天是游水、明天是追女生、後天是創業。

我沒有說學游水是件容易事,也沒有說過要戰勝「怕瘀」是件容易事。

But I know we will be far, far better than what we are and who we are.

We deserve better.

Never settle for less.

Ever,

Kevin.

連結:紳士不器

發表評論

想看更多類似的內容?馬上訂閱主場新聞:

相關文章

彭浩翔──自成一派的新現實主義電影(六之一)

Kevin Lee

現實裡超符現實的反差 要理解彭浩翔的電影,先要研究彭浩翔的文字。第一次接觸彭的作品,是十四年前讀到的《進攻女生宿舍》極短篇小說集。於書中的同名短篇裡,主角被勸說成為進攻女生宿舍的指揮官,原因只有一個:「宿舍中只有你一個人...

從代議民主到立法會二元分化

從代議民主到立法會二元分化

Kevin Lee

民主沒有一個清楚的定義,但投票是一種被普遍認同的方法以達至民主。擁有投票權的人必須具廣範代表性,例如十八歲或以上的香港永久居民。投票可以直接表決議題,但凡事全民投票,交易費用龐大,故大部份民主國家/地區皆用代議民主制來作較高效率...

從比例代表制到立法會政治騷

從比例代表制到立法會政治騷

Kevin Lee

立法會眾尊貴議員近來每日都有新花樣,在立法會選舉完結前花生價格恐怕仍然高企。遊行、抗議、拉布、流會、司法覆核、選舉呈請、廉署舉報、休會辯論、不信任動議、立法會特權法,好不熱鬧。梁生不巧遇著雙選舉年,未上台已經被叫罵下台,回歸十五...

唱好人生的飲歌

唱好人生的飲歌

王偉雄

早陣子一位朋友要求我介紹兩三本哲學入門書,說她有興趣認識一點哲學;昨天她告訴我讀完了其中一本(Thomas Nagel 的 What Does It All Mean?),然後談到死亡和生命的意義,問我「活著有甚麼意義?為何每日...

歎為觀止的一鏡到底!影史著名12顆長鏡頭畫面(下)

歎為觀止的一鏡到底!影史著名12顆長鏡頭畫面(下)

特約轉載

【文:hsphere】 承上回,電影是透過許多鏡頭的剪接而成,電影的剪接往往是一部電影成功非常重要的環節,剪接可以控制節奏,透過攝影機的運動掌握角色彼此間或是當下景物的相對關係,但是影史上有許多電影導演選擇困難的「長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