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9日
鍾樂偉

鍾樂偉

現為澳洲悉尼大學韓國研究系博士候選人,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Roundtable香港國際關係研究學會總研究主任。研究興趣包括南韓政治與社會文化、兩韓外交關係及北韓核外交與經濟改革政策等等。

Psy是紳士還是一曲歌手?

2013-4-24 11:04:20

因為一首〈Gangnam Style〉和其「騎馬舞」而紅遍全球的韓國流行曲歌手Psy (真名:朴載相),早陣子終於在萬眾期待下,推出2013年的新歌,名叫〈Gentleman〉。

在全球數十億樂迷的關注下,〈Gentleman〉成功在前作〈Gangnam Style〉的陰影下找到出路,並在短短數天間,其youtube的點擊率已突破了兩億次,再次刷新了新紀錄。

繼上次的騎馬舞後,無獨有偶,今次的〈Gentleman〉MV中的傲慢舞也受到了眾多關注。然而,〈Gentleman〉不論在曲風、節奏與MV的拍攝手法與前作〈Gangnam Style〉極為類似,而且今次Psy大叔在MV中極盡惡搞的行為,也使外界對這首〈Gentleman〉的評價好壞差半。

有批評指Psy要選擇回歸昔日的「壞孩子」形象時,也難免擺脫不到「一曲歌手」和只是「record-breaker」的宿命,但也有人把〈Gentleman〉背後,Psy有意借「有紳士之名無紳士之實」的「假好人」來諷刺當下社會現況,對Psy的能力依然寄予厚望。

回歸昔日的「壞孩子」

Psy,也有「大叔」的別稱,在Kpop樂壇中當然不是初哥。透過上年一首〈Gangnam Style〉,不少對Psy背景有興趣的人,也開始重新留意Psy從初出道至今的發展歷程。雖知道原名朴載相的Psy乃是「一曲成名」,但其實他自2001年發行首張唱片至上年的〈Gangnam Style〉以前,其「壞孩子」的樂壇形象一直更是深入民心的。

例如他第一張唱片〈PSY from the Psycho World!〉就因歌詞含有不當字句,被韓國政府罰款;第二張唱片也面對同樣處境,韓國的公民社會更要求Psy的唱片不准售予19歲以下的年青人;其後,Psy更因報稱在一電腦軟件公司工作來逃避當兵入伍的要求,卻被首爾地區法院否決其申請。種種事件以後,他的「壞孩子」形象也牢牢印在韓國國民心上。

因為一首〈Gangnam Style〉而聲名大噪的Psy,在〈Gangnam Style〉這首歌曲中的歌詞與格調,算是與多張前作已較「收歛」,未有大大加插「政治敏感」與「色情」的元素,因而也有被外界評為較妥協和慢慢走向市場化的一步。或許把〈Gangnam Style〉視為中轉站,也是偶然地獲得全球樂迷注意。

Psy在新作〈Gentleman〉中,有種回歸以往那個「壞孩子」形象的意味。雖然從編曲上也可以感受出,〈Gangnam Style〉對Psy未來的曲風發展影響甚深,但從歌詞與MV內容上,也可以看出Psy嘗試在成名後,把「壞孩子」的東西,透過類〈Gangnam Style〉的曲風向大眾市場再次進發,這也許是樂迷之福。

首先,在〈Gentleman〉一曲中,Psy不斷重覆的歌詞「Mother Father Gentlemen」,明顯有借「Father」的諧音,來借喻粗口「F**ker」的意思。另外,在MV中的第一幕,走在路上的Psy以腳踢開「禁止泊車」的街牌,盡顯其「不良份子」的一面之餘,其這一幕的表現更換來被韓國KBS電視台,以「毀壞公共物品」為理由,宣佈不會在該台播放〈Gentleman〉的MV,但Psy的經理人公司卻未有妥協地重拍一個「合適」版本。

其他MV中的片段,Psy盡顯其昔日「壞孩子」的形象:例如把女伴正想坐下的椅子拉開,令她跌在地下;把跑步機上的速度加快,令正在上面跑步的女子體力不支跌倒;拍打身邊女子喝著咖啡的杯子,弄髒她;在升降機中,看著身邊男子急著乘電梯往洗手間,他卻戲弄他把升降機中所有樓層的按鈕也按下;把手放在剛放了屁的臀部位置,再把「味道」驚嚇地傳給身邊的女子;把小朋友正在踢的足球搶去並踢走;把正在曬太陽女士的泳衣拉脫。

這個「壞孩子」的Psy,在昔日時也大概知道韓國一般大眾未必人人受落。要讀出這個「虛偽紳士」意涵,也對一般大眾的解讀能力有太高要求。現在這個MV更不准在KBS播放,看來Psy這一次下的賭注也不少。

加強「性」的元素

與前作〈Gangnam Style〉不同,今次〈Gentleman〉中的Psy,加插了不少比以往更「露骨」的性元素。

MV中段,Psy把女伴正想坐下的椅子拉開,令她跌在地下時有走光之嫌;MV中的女角「佳人」,與Psy在街邊小店吃東西時,嘴中含著沾滿醬汁的魚餅串,有令人感到意淫之妝嫌;在泳池群舞的一段中,一群女子在一班躺在地上的男子上面,跳著扭動臀部的「傲慢舞」,被批評為過份色情。

有部份針對Psy的文化評論指出,刻意渲染「色情」元素會有礙這首〈Gentleman〉再次為Psy製造神話的可能性。有女性主義者更批評,MV當中被欺負的多是女性,是Psy有意把女性弱化和性別定型的差劣行徑。

若一切也是計算在歌曲的背後,「性」的元素刻意加強也是為著把那種「偽君子」的包裝拆穿,相信MV中的「色情」表徵,也是借Psy當下主流「入屋」的身份,讓大眾可透過〈Gentleman〉的名義與實際行為的極端落差,使觀眾在視覺上受到衝擊之餘,更能刺激思考「性」在這個表裡不一的韓國社會中的「虛偽性」。

傲慢舞與大眾化一面

自〈Gangnam Style〉的騎馬舞後,外界一直對Psy的新作中,會以什麼舞蹈來再次吸引觀眾眼球大有期待,尤其是在推出前Psy已向外透露會有令韓國人熟悉與令海外觀眾驚喜的舞蹈。在新作的〈Gentleman〉裡,Psy未有為外界帶來全新創作的舞蹈,反而是參考了早年前韓國女子組合Brown Eyed Girls的歌曲〈 Abracadabra〉中性感的「傲慢舞」 (Psy更向當年編這部舞的Yama and Hotchicks買了版權),再加上一些新的手部動作,改良後再次成為今天〈Gentleman〉的舞蹈。

這個「傲慢舞」,韓文稱為「시건방춤」,當年在Brown Eyed Girls的帶動下成為韓國社會的一大熱潮,不少音樂人也爭相學習表演。今天,Psy更能借其擁有國際巨星的身份,把這部帶有韓國味道的「傲慢舞」,像當年的「騎馬舞」一樣推廣至海外市場,也有使這舞蹈再進一步大眾化的「使命」。

除了向國際市場「外輸」這個具韓國傳統的挑逗性、扭動臀部的「傲慢舞」外,MV中後段曾經出現過,在泳池旁邊的搖搖彈板,把Psy背後彈落水中,也是韓國綜藝節目中經常出現,用以懲罰遊戲「輸家」的家傳戶曉道具之一。可見,透過在Psy的MV中重現,這些具韓國集體回憶的舞蹈與遊戲環節,也能衝出韓國,使海外觀眾也能認識。

Youtube點擊與口碑

至今為止,外界對〈Gentleman〉的評價多以負面為主,也以「一曲歌手」來諷刺Psy的江郎才盡之勢。

姑勿論結果如何,他卻又再一次在互聯網上突破自己的紀錄,短時間超越當年〈Gangnam Style〉同期時在youtube上的點擊率,這或許是反映了,Psy仍是大眾擁戴與堆砌的record-breaker,但一下下點擊以外,是出於不要讓「國家品牌」倒下的民族捍衛心、是曇花一現的大眾「好奇心」,還是真實口味的肯定,這是與整個Kpop樂壇從youtube而起,命脈能否延續下去的相關問題。

就在Psy多月來籌備新作時,他固然有意向國際社會展示,〈Gentleman〉不再只是韓國偶然出現的神話,而是反映出韓國流行音樂多年來,參考不同音樂市場中的利弊後,針對性地進行市場改造和與政府和商業公司緊密合作的收成效果。〈Gentleman〉推出以後,數據上是鼓舞的,國外熱潮也未減,但數字背後,重現昔日色情與壞孩子的形象,與〈Gangnam Style〉的大眾化落差 (特別在韓國極為保守的倫理價值下),對Psy而言在國內已有一定抨擊,但這更是考驗Psy在國內外市場的平衡。

有言〈Gentleman〉一曲背後,借紳士的表裡不一,來諷刺韓國當下社會的虛偽,即穿得光鮮的人的品德比普通人更低,這或許與〈Gentleman〉的概念類似。單從這一點,無論Psy的最終評價如何,能夠在對諷刺包容能力較低的韓國社會中,帶出這樣的反諷味道,還是值得一定的鼓舞。

(原題為〈Psy<Gentlemen>:是「紳士」還是「一曲歌手」?〉,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評論

想看更多類似的內容?馬上訂閱主場新聞:

相關文章

韓大叔PSY新MV 非紳士行為

主場報道

去年主唱Gangnam Style,令騎馬舞全球大熱的 PSY,日前上載了新曲Gentleman的MV,短短兩天已有接近四千五百萬的點擊率。 今次 PSY不再諷刺首爾江南的社會現象,反玩自嘲,大喊 “I'm a, moth...

薄熙來PSY瑪拉拉 候選TIME風雲人物

主場報道

美國《時代雜誌》將於下月14號公布由編輯部挑選的「2012年度人物」。昨日,《時代》將候選人名單上載至官方網站,供網民投票選出心目中的年度人物,以及絕不可被冠以「年度人物」之名的候選人:截至今午4點,埃及總統穆爾西(Mohame...

[作者增訂版]Gangnam Style的南韓社會現象

鍾樂偉

編按:本文經由作者增訂,重新發佈。此前,文題為《Gangnam Style的南韓社會流行現象》。(2012/10/03) Kpop要衝破語言障礙成為風靡全亞洲的文化消費現象,賣弄型男索女的舞蹈、身材和臉孔,一直是他們在亞洲流行...

馬奎斯也是個好記者

余大千

去年才把《百年孤寂》認認真真地從頭看了一篇,想不到復活節假期便傳來了馬奎斯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的死訊,馬奎斯除了是殿堂級的小說家外,其實也是一名出色的記者。這兩天讀他的訃聞時,提醒了我一件他做記者...

奢侈的告解

Manfred Yuen

被友人邀稿,談談關於我對建築的一些看法,我誠惶誠恐地答應了。這次創作與以往不同,不繪圖畫則,文字創作是我不熟悉的領域,我要冒著大滴汗水苦幹一番。再者,自問在建築界的年資尚淺,又怎能在眾前輩前班門弄斧? 為了嚴陣以待首次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