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3日
Samantha Horie-Lam

Samantha Horie-Lam

土生土長香港女性,半生從事金融服務工作,與金錢為伍。繁華過後,嫁到日本,改修比較文化和國際政治。興趣料理、日本歌謠、陶瓷,享受每一天「香港人在日本」的生活。https://www.facebook.com/samanthaselect

我的六四故事

2013-5-30 10:49:30

最近讀了很多重量級前輩關於他們對八九年六四事件的看法和回憶。有些是以前寫下的,被一些網友讀者批評為江郎才盡。

個人認為,即使這些文章過去曾經在其他媒體刊出,今天仍有其可讀性。況且,從前沒有「主場」嘛!難得有一個開放平台,可以讓新舊意見領袖(甚至人微言輕者如我),再以不同焦點角度表達對事件的想法,又有何不可?也証明他們的六四情懷不變,這份堅持,更覺難能可貴!

我也有一個六四故事,是2009年二十週年時寫的,目的在抒發心中鬱悶。當時只是私下給三數朋友傳閱,如今才有機會和眾人分享。有趣的是可對照四年後的今日,有很多狀況依舊毫無寸進,甚至更差。有些「俊傑」已更上一層樓,不斷在權力階梯上攀升,而八百人的特首選舉團就「增加」至千二人。

至於應否去燭光晚會,是個人自由,to be or not to be的問題。你當然可己選擇獨自在家中悼念(or not to悼念)。不過如果當年孫中山先生和他的革命夥伴,也選擇各自在家中對抗清廷,相信不會有辛亥革命!

簡單一句,如果大家不能團結起來,發出強大的聲音,政府又怎會hear the people sing呢?

 


*** *** *** *** ***

(以下文字寫於2009年6月4日:)

讀了葉一南先生寫的「餐館佬」故事[1],好感動,特別是澳洲老教授和佐治一節,哭了。想起一句話:「仗義毎多屠狗輩!」不是嗎?從拯救民運人士的江湖中人,到這群遠離家郷的「餐館佬」,都不是什麼知識份子、社會精英,但都擁有良知、熱血、正義感和善悪心。做應做的事,講人講的話。
又一次証明人格和學歴是没有必然關係的。那些常説自己因為讀書少而「亂吠」的人應感到汗顔。二十年實在過得太快。有些事平時不提,並不表示忘記。只是埋在心裡一隅,像個貯蔵在硬碟内的file,很久没有被開啓。

記得那年參加了兩次遊行―五月中宣布軍管戒嚴和六四鎮壓後,另一次是金融從業員在中環遮打花園的集會。發起人很多仍活躍現今政經地産界,個個有名有姓有title,二十年後的今日,很多都成為了「俊傑」!

我當時在美國金融服務公司工作,管理層還算體諒員工的心情,在不影響工作下,和同事去集會遊行是可以的。我們還和外籍同事一起制作了一幅「正義常在,真理長存」的banner,在office掛了幾天。洋人老闆没有兩句,港人上司却暗中下令秘書拆除。

那兩次遊行都是和當時的男友 (Version2.5) 一起去的。其實到現在我也不太清楚他的政治取向。参加遊行是我提議的,他没有反對。反正拍拖也要找節目,遊行是免費的,他可能覺得是個不錯的選擇吧!

六四後V2.5跟風移民加拿大。由於太多不明朗因素,彼此已心裡有數,亦不敢承諾或要求對方些什麼。隨他到多倫多安頓下來,住了兩星期後,我獨自一人回港。那十二小時的長途機内,涙腺完全不受大腦控制。鄰座的中年阿叔是「太空人」,見慣類似場面,見我可憐兮兮,無需多問已知一二。

多得他主動講了一大堆無無謂謂的話題(例如加拿大没有新鮮鷄,餚湯
無味等),分散我的精神,給我一點喘息機會。聽著阿叔與家人分隔加港兩地的故事,再看自己的處境,我不禁問:為何中國人要受這些苦?航機到港,跟他緣盡於此。

之後認識男友V3.5,即現時的主人(日本人一般稱自己的丈夫為主人,此處用法並無性別貶意)。他於八七年被派駐到香港工作,六四時家住馬場附近。刁然一身的他,参加了「民主歌聲献中華」音樂會,隨手放了一百元入支聯會捐款箱。

雖然他並不太了解中國國内的事情,但對一個在民主國家長大的人,學生市民和平集會,對政府提出訴求,是基本公民權利,却受到軍事武力鎮壓是為天理所不容。他説六、七十年代日本的學生運動比起天安門學生激幾倍,政府也只能用最低的武力如警棍、水砲等清場。

有趣的是,當時他的一位港人大律師朋友激動地問:「為什麼日本當年不佔領中國,今天便不會發生六四事件!」無疑他是過於悲憤才説出這様「大逆不道」的話。當日義憤填膺,恐怕今天已不復再。這人現在是八百人的特首選舉團成員之一。

二十年轉眼便過去,社會上出現很多似是而非的歪理怪論,又有更多人覺得六四與我何干?没有六四,中國是否没有今天的所謂「驕人成就」?唔知!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没有六四,我們這一代人的命運將會改寫。又點會唔關事?

註(1):葉一南「那夜,我們的餐廳哭了!」第722期「飲食男女」壹蘋果網絡

發表評論

想看更多類似的內容?馬上訂閱主場新聞:

相關文章

兩個伊索寓言的政治教訓

兩個伊索寓言的政治教訓

王偉雄

小時候看了很多伊索寓言,有不少到現在還記得,今天不知何故突然想起了兩個關於旅人的伊索寓言,都是我從前特別喜歡的,現在細想之下,竟不自覺將兩個故事都「政治化」了。 〈旅人與真理〉 旅人在荒野上趕路,遇見一個孤伶伶的女人,站...

「89.6 平息暴亂紀念」軍功錶

羊獅虎

傳說,北京市政府「平暴」後給進京執勤的軍士派發此手錶。傳說,不少入息微薄的軍士,迅速把這記念品出售套現。九十年代初,室友從北京帶回這錶給 我作手信,聽說當時很易買到,不排除有贗品。後來給一位愛收藏手錶的親人取去,事前並未知會我,...

國殤之柱

人們不會忘記:artmatters 年度六四項目

主場報道

我們誰都不會忘記。 藝術組織 artmatters 將於6月2日(星期日)下午2時30分至4時正,在香港大學 Global Lounge 舉辦義務項目「1362:8964」。在這一年一度的日子,談談六四與藝術。 項目...

六四訪問相集:守住記憶 改變未來

Manson Wong

影像,本身有傳承能力。六四事件,就由無數攝影師把真相傳遞到大家眼前。 「當年媽媽坐在電視機前飲泣,然後站在電視機前看見新聞節目中有無數人在廣場上奔跑。」這記憶一直留在腦海揮之不去。直到數年參加了陳景輝先生的六四講座,及後再...

編輯推介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