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3日

陳雲:支聯會混入政黨 港人不應參加晚會

2013-5-23 10:00:30

臨近六四二十四週年,撰寫《香港城邦論》作家陳雲昨日在facebook發表文章,稱支聯會必須與民主派劃清界線,否則香港人不應參加六四參加晚會。陳雲認為,支聯會仿如民主派的分身,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是立法會議員、工黨創黨主席;支聯會副主席是蔡耀昌,是民主黨黨員,香港民主動力召集人,社區組織協會幹事。陳雲稱這班民主派過去是有「出賣本土利益」的往績。

民主派好難捍衛香港本土利益,在反雙非、限制自由行、收回大陸移民香港的審批權、對走私客實施限奶令等,民主派愛國不愛港,其投票行為令香港人為之氣惱,簡直是出賣本土利益!這就是支聯會混入香港政壇的政治代價!

司徒華當年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他辭去了民主黨的職務,專注於支聯會,在形象上化解了一點危機。但司徒華逝世之後,情況失控了,李卓人、蔡耀昌是積極參與議會政治的人,卻不知避忌,執掌支聯會。他們在台上的愛國愛民的道德光環,有助選舉,但選舉得勝之後,他們的投票行為,就受到愛國光環捆綁、受到愛國民主運動的議程捆綁,在中港利益衝突的議程上,會出賣香港利益。

陳雲認為,支聯會與民主派的連結在回歸前問題不大,但回歸後,中港衝突屢現,他不能接受紀念六四與議會政治重疊。

在殖民地時代,是沒所謂的,因為殖民政府用外交方法和港督特派員的方式,直接處理了中港衝突和「鄰國關係」(即是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立法會不須辯論中港利益衝突的事情。

七之後,中國收回了香港主權,中港衝突直接在議會呈現,六四帶來的中國情結,就必須從議會分隔出去,故此支聯會必須非議會政治化,不能混入政黨,不能混入立法會議員或積極準備參選立法會的人。這是很嚴峻的政治道德問題:在立法會的中港利益衝突議程上,如反雙非、限奶令,香港本土利益與中國全國利益,是必須分辨開來的……李卓人、蔡耀昌只能在立法會與支聯會之間,兩者選擇其一,不能兩者都要!支聯會必須還原為民間組織,紀念六四也只能成為民間運動,不可與議會政治重疊。

陳雲稱悼念六四不是支聯會的專利,任何民間團體或個人,都有權舉行民間形式的悼念活動。

支聯會不是民間團體,而是民主派的選舉機器,不去支聯會的維園晚會,不代表我們忘記六四。去年六四,已有團體在文化中心外的折翼天使雕像下獻花默哀,悼念六四。香港人要區別中港利益衝突,要拒絕中國情結捆綁,必須告別愛國民主運動的議程,必須告別目前兩位一體的支聯會。

陳雲 facebook

發表評論

想看更多類似的內容?馬上訂閱主場新聞:

相關文章

《香港城邦論》的中共死結

《香港城邦論》的中共死結

王偉雄

終於讀完《香港城邦論》,此書出版已一年半,現在才來寫評論,是遲了一點,然而,以下我提出的「城邦論的中共死結」,在我看過的眾多評論中,都沒有人作為重點詳論;既然我認為這是對城邦論的重要批評,當然是遲寫好過不寫了。 陳雲城邦論...

圖:維基百科

淺批陳雲的《香港城邦論》

徐少驊

陳雲在Facebook指斥香港人不應拿「李旺陽冤做文章,用語尖刻,成功地激起網絡熱議。讀過他的《香港城邦論》的人,自會曉得,陳雲是江澤民「河水井水互不侵犯」的擁護者,他在《香港城邦論》這樣寫: 「保障香港城邦自治地位的《中...

普世整肅

林敏靖

2007年曾蔭權說極端民主就像文化大革命,社會各界包括現在的所謂左翼份子立即大義凜然,口誅筆伐;然而今天民主尚未降臨,個別左翼份子就急不及待要發動整肅了。 本來因意見不同而互相爭拗實屬平常,最近城邦派與泛民主派為六四悼念正...

何俊仁:愛國愛民橫額照掛 不叫口號

主場報道

支聯會常委何俊仁表示,今年六四燭光晚會中不會喊出「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的主題口號;但由於橫額等宣傳品已付印,屆時會場內仍然會懸掛印有「愛國愛民,香港精神,平反六四,永不放棄」字樣的橫額。 何俊仁今午向記者表示,支聯會當晚「...

城邦論與原居民

城邦論與原居民

楊繼昌

看來《蘋果日報》有高人指點,將近日呼籲杯葛六四晚會之人喚作「城邦派」而非「本土派」,雖則「城邦」有否自成一派的資格還有待商榷,但他們終於成功吸引傳媒眼球,就如不斷扭計哭鬧的小孩,吸引到大人們的關注了,還是由衷替他們高興。「城邦派...

編輯推介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