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4日
漫春天

漫春天

希望一天可在漫春天酒店裏擁有一房間,和Alila一起寫作、造愛。在漫天春雨間,一起在九龍塘尋幽探秘。

高頻交易下之「量子城邦」

2013-5-2 13:33:04

若你們在意金融世界的發展,在美國佔了七成買賣的高頻交易已實質地改變我們的城市和地理環境。

如同 Thomas Friedman 的 "The World Is Flat" 裏所說,當我們看見一個品牌的成立,背後是由不同和更龐大的生產隊伍在競賽。真正的戰場是主宰品牌每一細節的尖端科技,而公眾對這些公司往往聞所未聞「正如上文所提及的 Houdini 革命」。高頻交易是由超級電腦發放一些運算程式 (algorithm) 游走在世界每一個角落,隱蔽地把巨額資金、股份轉移到地球另一角落作買賣。

Algorithmic trading 是編寫一些不能解讀的程式 (write the unreadable) ,把龐大的成交化為成千上萬的細額交易,從而避過人的耳目來取得市場優勢。所以每一個交易指數如道瓊斯,像 "The World Is Flat” 裏的品牌,是由一群運算程式 (algorithm) 的對決成果。一方為追蹤者去探測那些隱蔽程式行踪,另一方為隱藏者去幫助機構投資者,在對手察覺不到自己的足跡下轉移巨額投資分佈。所以高頻交易又名 black-box trading 或 algo trading。

高頻交易的程式是以近乎光速的成交在華爾街佔取優勢,而互聯網的散佈和光纖距離是高頻交易決勝關鍵。它們要捕捉的投資機會可能只在一微秒「10−6 秒」(microsecond) 中發生,所以金融衍生工具的利潤已由量子力學 (quantum derivatives) 的範疇去推算。

科學家 Alexander Wissner-Gross 和 Cameron Freer 的研究所提及 global map of “optimal intermediate locations between trading centers”, 是根據地球的幾何和光速的界限去指出全球在高頻交易下的主要金融據點。正如人體針灸的落點,能影響環球的金融命脈。大部份的交易重點「藍點」,更坐落在一些杳無人煙的地方如沙漠,海中心,甚至北極。像古時的驛站,只需要在那些地方安裝伺服器,便可在金融市場裏「紅點」佔優。

What these maps said is if you trying to make money on the markets where the red dots are, where the cities are, you gonna have to put the servers where the blue dots are to do that most effectively. And the thing you might have notice about the blue dots is that a lot of them are in the middle of ocean. So that what we will do, we build bubbles or something, or platform which actually part the water, to pull money out of the air, cos it’s a bright future if you are an algorithm.

— Kevin Slavin

光纖從深海冒出來的位置,更成為接駁城市網絡的必爭之地,越近光纖交匯、散發點就越快掌握到第一手資訊而改變投資策略,同樣越近交易所的伺服器便能早其他對手幾個微秒「10−6 秒」(microseconds) 完成買賣指令。當高頻交易程式能比市場更早洞悉交易動向,這幾微秒的差別便成了億元的上落。

在紐約市,有些鄰近「要點」的建築物已經給挖空來安裝伺服器,因為這龐大利益關係,原本人住的地方便要讓給伺服器享用。在美國州與州之間,更建造多條近乎直線的光纖槽,在最短距離內接駁兩大交易所- 芝加哥、曼克頓。這種延伸至八百多英里的超級工程,為縮短幾微秒的資訊來往時間而大幅改變地理環境,algorithm 不但主宰網絡資訊流程,更實質地改變地球面貌,重組大自然 (reformat nature)。

Silk Road

Silk Road

城市的主要功能是溝通 (communication),包括商貿和學術文化交流,是理念、思想的集散地,孕育文明的地方。從歷史上商貿路綫的交聚點,便看到由城市 (city) 、城邦 (city-state, polis) 到大都會 (metropolis) 的演變是因開放貿易和文化薈萃的成果。商貿成功需要各地商人滙聚一起,互相溝通和融滙貫通各地文化去建立共同資訊 (mutual information) 網絡。由互通商業信息到議論政務,當利潤成風險管制,商人便要具備獨立思考和開放態度去接收世界各方資訊。城邦為文明先駒是坐落在世界溝通網絡的主要交滙點 (major nodes of global communication network) ,而國家民族觀念的影響相對地少甚至跟本國的主流文化、價值觀背道而馳「如威尼斯、紐約、佛羅倫斯等」。

過往的商貿路綫是根據天文地理和市場效率演變而成,現在是光速物理、金融套戥和地球板塊作計算。未來的金融中心的分佈是由「相對統計學的套戥」(relativistic statistical arbitrage) 來計算可交易的資訊傳播率 (propagation of tradable information)。聽來複雜,但 algorithm trading 所做的與人類遠古的溝通概念無異,都是利用交通網絡進行資訊往來,在建立一個社會的共同資訊 (mutual information) 同時去尋找可觀利潤。分別是 algorithm 做了代理角色 (agent-based) 去處理一微秒裏的萬千資訊,每一組algorithm都有它的生態去競爭和互通理念,用統計、或然率 (statistical, probability) 替我們尋找潛在的交易信號。

在高頻交易下的經濟周期,比以往更短和更難預測,因為那些共同資訊 (mutual information) 是源自人類進化到社會發展,至現在的量子運算一起同步建立和擴展,是聯繫不同社會的基礎 (interconnectedness of disparate societies)。  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 (Aristotle) 曾分析過,每一次令我們驚訝的事件的來臨,會比我們一般預計到的包含更多資訊。即是市場的或然率越低,資訊的衝擊越大。

Space-time diagram of relativistic arbitrage transaction

Space-time diagram of relativistic arbitrage transaction

在19世紀,美國有二百間交易所,自從有了電報後,交易所的數量大幅減少,而開始集中在幾個開放市場裏。Alexander Wissner-Gross 和Cameron Freer 的高頻交易分佈圖,指未來的 algorithm trading 是傾向網絡分散制式 (decentralization),對現時中央制的金融市場起抗衡作用,所以在無國界的大西洋中央,往往可看到裝備了超級伺服器的獨立城邦來挑戰傳統的金融中心地位。 

本文的「量子城邦」概念圖是漫春天在2012年參加國際建築設計比賽的作品。主題為 ”Revenant: the Undeath of Ideas in Architecture“ (詳細內容) 。後來被選中作巡迴展覽共六位,而有幸漫春天是其中一位。第一站是夏威夷,隨後是洛杉磯和紐約。

若有讀者現身處檀香山 (Honolulu),可到訪 Coxist Studio 欣賞展覽。20th April – 11th June, 331, Keawe St. Honolulu, HI (詳細內容)

更多資料:
外國傳媒報導感

原文刊於:fakeism 建築偽術

發表評論

想看更多類似的內容?馬上訂閱主場新聞:

相關文章

斯諾登再爆料 國安局正研發量子電腦加強監控

主場報道

《華盛頓郵報》昨日披露美國中情局前職員斯諾登提供的文件,指美國國安局(NSA)已投入資金研發量子電腦,一旦研發成功,將會迅速破解全球各種加密技術,進一步提高監控能力。 據文件指,NSA的量子電腦研發計劃名為「Penetrati...

建築紐倫堡

漫春天

過往多次有人問及漫春天,身為「地盤界專才」,為何不像其他「有良心」的同行去譴責地產商的不義?漫春天的回答很簡單:「因為漫春天曾是罪人,沒有資格去罵人!」 紐倫堡 紐倫堡審判所定下的憲章 (Nuremberg Char...

演化的惡咒

漫春天

在中英詞彙中,人只有進化 (evolution) 和退化 (devolution) ,沒有什麼「演化」。「進化」一詞涉及哲學裏的「存在」範疇,不可執着一些細微差異便自創新詞迎合社會潮流。如此新詞充斥「演化、活化、優化、代謝、永續...

“Big things have small beginnings” — Prometheus

血源僞術

漫春天

生命樹的隕落 在基督教的圈子,高皓正是一名 social agitator,他的言論常被視為行為藝術, 聽完,笑了便算。但一次他在 facebook 的留言《我們是猴子進化的嗎?》,竟吸引一衆文化人、學者認真寫文章反駁,這...

“united pattern of currencies” by 漫春天

Houdini 的藝術革命

漫春天

人類的一大進化是對圖像產生好奇和識別功能。從古至今我們都一直尋找一些圖案去了解大自然的規律,從而投放在自己的生命路線圖。Jean Baudrillard 曾說過,當我們深信天上繁星排列所帶給人的啟示,把自己投放在星空的圖像變成了...

編輯推介

    熱門文章